如今樂壇的全才不少,劉歡、林俊傑、方大同,李榮浩.....

無論台前幕後,一個人就是一支強大的隊伍,囊括演唱作詞編曲多項創作。

黃舒駿也是如此。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黃舒駿

黃舒駿在十三年間發行過數十張專輯,

每張專輯的每一首歌的詞曲創作都是自己的手筆, 沒有一音一字假手他人。

首發專輯《馬不停蹄的憂傷》的傳唱度也一時無兩,被公認為是羅大佑的接班人。

他的《馬不停蹄的憂傷》和《雁渡寒潭》曾進入百大唱片“歌詞”排名前十,

而同時有兩張唱片進入前十的音樂人,只有羅大佑和黃舒駿。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馬不停蹄的憂傷》專輯封面

1995年後,黃舒駿出專輯的速度放緩,轉入幕後,成為唱片界的金牌製作人,

開始為一線著名歌手創作並製作專輯。

這些歌手的名單可以列很長,包括張國榮、王菲、張惠妹、那英、辛曉琪、Beyond。

再往後,黃舒駿先後在《中國達人秀》、《媽媽咪呀》裡擔任評委,

嬉笑怒罵皆成文章,犀利而不苛刻,“黃氏”語錄不少人為之擊節。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出名趁早

1988年,還在大學讀書的黃舒駿發行首張專輯《馬不停蹄的憂傷》,

這張專輯銳氣碰撞,自成一派。

“馬不停蹄的憂傷”只是他獨特的一句口頭禪,妙語偶得,不事雕琢。

獨特的風格,很快的有了市場的震撼與銷售的佳績,不少樂評人把他與羅大佑相提並論:

“如果單論歌詞的深意和曲風的寬廣,
那個年代台灣音樂人唯一能和黃舒駿比較的,就是羅大佑”。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作為一個年僅22歲還在大學唸書的創作型歌手,這是一個極為榮耀的評價。

少年銳氣鋒芒露,不可等閒度。

都是在二十歲出頭成名,黃舒駿欣賞張愛玲和王菲,都合了一句“出名要趁早”。

“她們跟任何急於成名的人一樣,
在年輕時都汲汲營營的往最容易出名的地方擠,
當然,是用自己的才華與實力,張愛玲用文筆,王菲用歌藝。”

黃舒駿則是詞曲結合的才華與實力。

一如羅大佑的評價:“寫詞第一,作曲第二,唱歌第三。”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僅隔一年,黃舒駿又創作了《雁渡寒潭》。

這張被李宗盛稱為最值得一聽的專輯,主題更為宏大厚重,情懷更為深沉。

“雁渡寒潭,雁過而潭不留影;風吹疏竹,風過而竹不留聲。”

這是《菜根譚》裡的一句古詩,說得是人生的一種境界:

靜看人間是與非,淡看人世歡與愁。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黃舒駿和黃磊等人在烏鎮聚會

可細看歌詞,卻明白是反話。

雁過似無痕,可在心上走過的人和事,曾經的誓言與理想,隨風消散的年輕與記憶。

便是再深的潭,再輕盈的雁身也還是留有痕蹟的,無可避免,無可遁形。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唱宗教式自我救贖的《三跪九叩》中,歌曲中不間斷地穿插著一則新聞報導。

吟唱者跪叩間塵緣盡償的苦海解脫感,與新聞播報的冷靜疏離形成了強烈地對比。

《戀愛症候群》那樣的充滿戲謔的歌曲,

在大篇幅的調侃後“哦”的一聲,緩緩吟唱出自己的感喟。

像是冷眼旁觀的演員,剛下舞台就恢復一臉的疲態和倦容。

99%的音樂人40歲後未必寫得出其中任意一首,可它卻出自才23歲的黃舒駿之手。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忽如遠行客

2001年,黃舒駿的一首《改變1995》橫空出世,

成為當年“十大華語歌曲”榜首之作。

最能形容這首歌的詞語或許是“與眾不同”和“開山鼻祖”。

歌曲很長,共7分26秒,歌詞多達近千字,提到了22個中外人名與13個地名。

曾有香港雜誌認為其是華語音樂史上信息量最大的歌曲。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日後凡是有意撰寫年度或年代總結之散文詩體,

都以《改變1995》的格式作為模仿的文體原典,幾無跳脫其框架而出其右者。

這是2001年黃舒駿出版精選專輯時,為紀念因車禍逝世的好友楊明煌而作的。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音樂人楊明煌

天妒英才,這位一手將王菲打造為天後的音樂人在事業蒸蒸日上時遽然離世。

楊明煌比黃舒駿年長六歲,2001年黃舒駿就到了楊明煌去世的年歲,無限唏噓感慨。

在世紀之交的2001年,他在歌曲裡,回顧了1995到2001年幾年間世界的風雲變換。

“你走了之後沒幾天鄧麗君也跟我們說再見,
張愛玲在秋天度過了她最後一夜,
英國少了一位戴安娜王妃....”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1995年,鄧麗君和張愛玲也相繼離世

同樣是楊明煌去世的1995年,鄧麗君在異國他鄉香消玉殞,

同樣離開的還有最傳奇的作家張愛玲。

兩年後,戴安娜王妃去世。

“天才就怕不夠天才壞又不夠壞,天天都想離開,
卻不知到哪裡才能換骨脫胎,屬於我們的精彩早已經不復存在”

曾經凜冽銳氣不可擋的少年,走到三十七歲的人生節點。

也開始喟嘆:人到中年時,開始懷舊,世事無常,屬於自己的時代已不再。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時間不停的走遠走遠我的記憶卻停在卻停在卻停在那1995 年”

黃舒駿絮絮叨叨地念叨六年間中外各界的名人、大事件。

是對1995年去世的楊明煌的懷念,其實也是在說: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黃俊舒想要改變1995年,想要留在的1995年,其實都已走遠。

時間面前,誰都無能為力。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羅大佑在他之前就唱過:愛情這東西我明白,但永遠是什麼?

所以到了一定年齡之後才發現, 在時間的洪流面前,我們都只是一滴水。

當年的各種意氣風發,“我生有涯願無盡,心期填海力移山”,

在無情的時間面前,也只能被一一改變。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塵埃落定

黃舒駿在《雁渡寒潭》文案的結尾寫到:

期待一個真實的情緒,讓雁飛下來,而我不再是一池寒潭。

讓他停留有枝可棲的,不再是“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花魂”般冷寂,是婚姻的圓滿。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雁渡寒潭》專輯封面

黃舒駿的妻子名叫張菁芳,比他足足小兩輪。

21歲的張菁芳參加選秀比賽,一首歌還沒唱完,評委黃舒駿就做了點評:

“開頭的時候,相當有與眾不同的氣味,
但在節奏的掌握上出了問題,整個過程讓我覺得是希望、失望、希望、失望……”

雖然被毫不留情地淘汰掉,

張菁芳還是很有禮貌地在網上留言感謝所有工作人員,還特地對黃俊舒說:

“我希望下次有機會能夠完整地唱一首歌給你聽。”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黃舒駿和張菁芳

黃舒駿看到後很自然地回復了她,她隨即又回復了他。

一來二去,緣分天成。

交往3個月後,兩人閃電式結婚。

領結婚證的前一天,張菁芳戲稱黃舒駿尚未向自己求過婚,自己還有反悔的機會。

黃舒駿便拉著她四處逛街,於是當天在不同的場景下求了二十幾次的婚。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黃舒駿和張菁芳婚禮

對於這段婚姻,黃舒駿覺得找到歸屬。

“是的,我這塵埃,已落定。
不管是同聲一哭或同聲一笑,我感謝所有人的祝福與囑咐。
願今後,即使路漫漫,也莫忘甜蜜蜜的初衷。同聲一謝!”

二十四歲的年齡差距,這對夫妻之間並沒有外人想像的所謂"代溝",

所有與年齡有關的議題都會變成一種樂趣。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妻子陪黃舒駿工作時,在後台見到和黃舒駿同期的明星,都會忍不住讚嘆:

“好棒,能見到古人!”

黃舒駿則忍俊不禁地反問:“那我也是古人了?”

當兩人產生分歧時,黃舒駿第一個反應便是自省當時的自己,矛盾便迎刃而解。

“我在她那個年紀時,莫名其妙得一塌糊塗,
雖然她現在還是天真活潑又美麗,但其實已經比當年的我成熟很多。”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年輕時的黃舒駿

黃舒駿12歲時已是一名“問題小孩”,

每天都有問不完的天馬行空的問題,而黃父對他的態度從未敷衍。

為人父後,黃舒駿更加明白對孩子的尊重。

“我打算從孩子三歲起就和他做朋友而不是父子。
我不會強制灌輸他什麼,未來可能大家都要去月球上下班了,
我們能教他什麼呢?”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黃舒駿和兒子在一起

黃舒駿年輕時總愛把奮鬥、追求和受苦聯繫在一起,宛如耶穌擔荷行走世間。

二十幾歲的年紀便是不同常人的肅殺深厚,而如今,終於覺得和有情人做快樂事最好。

《悲劇英雄》裡的一句:平凡的人有平凡的幸福,不凡的人有不凡的痛苦。

黃舒駿幸運的是,不凡使他擁有深度,平凡使他擁有寬度。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2018年音樂劇《馬不停蹄的憂傷》首映時,黃舒駿站上台的第一句話是:

“我已經很久不聽音樂,特別不聽自己的音樂。”

10歲到20歲,他是瘋狂聽音樂的粉絲;

20歲到30歲,他是瘋狂聽音樂的音樂從業者。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滾石》雜誌的搖滾年鑑,音樂人名字按照字母排序,

從A聽到Z,這樣三十年之後,腦袋裡全是音樂。

黃舒駿自言一直像寫論文一樣在創作,題在意先,

確定主題再來尋找適當的文字和音樂形式。

接近病態或某種偏執在創作,把自己壓迫到某個角落,好讓主題發揮到極致。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比如一首《改變1995》,他花了三年時間去翻閱舊報紙。

“我從旁觀者的角度去看自己30年前寫的歌,
看自己寫人生的迷惘和困惑、對未來的渴望。
我很懷念當年提出問題的那個黃舒駿,他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問題?
現在的我沒有力氣去想這些,但正因為他曾經提出那些問題,
我才能一路走到今天。”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黃舒駿是歌壇的一個異類,無論從哪方面講,他都應該成為一個叱吒歌壇的人物。

他的唱片熱銷過,他的歌詞像教材一樣被解讀過。

而他選擇在濃厚的人文氣息中去找尋一個精神理想國,音樂是不能割捨的唯一表達。

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我卻已飛過。

歲月無痕,而樂壇也留下,黃舒駿的名字。

他被視為羅大佑的接班人,用一句口頭禪寫出一首傳唱金曲

來源來自tou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