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寶藏老男孩”徐錦江又雙叒叕上熱搜了。

這次竟然是因為“撞臉”聖誕老人,徐大大真是太可愛了。

而且就在前不久,他剛剛因為撞臉

荷爾蒙爆表的“水行俠”傑森·摩莫亞而上熱搜。

機智網友P上了同款披肩發、大鬍渣。

徐錦江本尊也玩起了梗:感謝送我上熱搜

他還跑去和水行俠的人形立牌合影,皮這一下很開心咯?

01

江湖傳說“徐錦江”

徐錦江何許人也?00後小朋友可能有些陌生。

《鹿鼎記》裡專橫跋扈的佞臣鰲拜

“平生沒說過謝字”的謝三哥金毛獅王

一手抓“我全都要”的滑稽侍衛“豹頭” ……

那炸裂的頭髮,囂張的鬍鬚,

凶神惡煞的眼神,簡直是8090後揮之不去的童年陰影。

如今“大俠”徐錦江已經“不做大哥好多年”,可江湖上卻還流傳著他的傳說

一張“百搭臉”撞遍漫威和DC,除了水行俠,

雷神索爾的梗也是伴隨復聯好幾部,

連雷神本人看到都驚了:“我倆可以互相演對方的替身”

要是熟悉中國漫畫的朋友,一定忘不了《大護法》裡的爆笑太子,

那一回眸整個影廳的觀眾都笑抽了:拜月教主,是你嗎?

也許是銀幕上張牙舞爪的形象太過深入人心,

很多人萬萬想不到,現實中的徐錦江其實是一個很溫和、紳士的文藝大叔。

摘下家喻戶曉的演員標籤,他的隱藏屬性可是一名

專業國畫大師

在圈內頗有名氣,多次舉辦個人畫展,還出過他的專題作品紀念郵票呢。

不會說相聲的演員不是好畫家,

鮮有人知他還是著名相聲大師唐傑忠的徒弟,

論資排輩郭德綱都得叫他一聲“師哥”。

上個月一檔韓國綜藝,徐錦江的兒子徐菲因為暖心紳士舉動圈粉無數,

一下子捆著老爹上了熱搜。

有人扒出他在兒子高中畢業之際提出的人生忠告,每一條都醍醐灌頂。

“…… 尤其要緊的,你必須對你自己忠實。

正像有了白晝才有黑夜一樣,對自己忠實,才不會對別人欺詐。”

很難想像印像中那個凶神惡煞囂張跋扈的惡人,

現實生活中竟是如此柔軟溫和,原來這麼多年,我們真的看錯了他。

02

因生活所迫才走上銀幕

徐錦江祖籍黑龍江,和大多數東北漢子一樣,186的個子高大又威猛。

生在醫學世家,父親希望他能繼承衣缽,

可骨子裡一身文藝細胞的他卻偏偏愛上了國畫。

憑藉一身靈氣,他拜入嶺南畫派大師關山月的門下,順利考入了廣州美院。

廣州的藝術氛圍並不樂觀,畢業後的他前往香港闖蕩,

但初出茅廬的年輕畫家並沒有掀起什麼水花。

想要做藝術,就要先活下去。

那段日子為生活所迫,他做過服裝模特,

在夜總會唱過歌,還去餐廳端過盤子。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遇到香港著名導演麥當雄、麥當傑兄弟,

被發掘到電影圈,進入第10期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

和劉德華、梁家輝成了同學。

第一部戲《省港旗兵2》他就擔綱演男主角,

之後參演的也大多是80 年代鐵漢、硬漢的英雄形象。

最經典的角色是1994年和梁家輝合作的《水滸傳之英雄本色》

他演繹的花和尚魯智深俠肝義膽,智勇雙全,

被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成了無數影迷心中的經典。

除此之外,早年為生活所迫,他演過不少三級片,

給大家留下了負面印象

即使如此他依然恪守演員的自我修養,

每一次拍片都非常尊重搭戲的女演員,

成了圈內公認口碑最好的藝人,許多女演員還會寫卡片專門感謝他。

進了劇組,每天拍戲趕通告,

忙得不可開交,他也放不下心裡的藝術夢想。

因為有紮實的藝術功底,

在劇組裡他除了是演員,還偶爾客串藝術指導,

有些戲不僅可以給自己造型,還可以幫女主角造型。

雖然是個演員,但他骨子裡依然是一個小心敏感的人。

沒信心、沒見過的人基本不見,就連喝咖啡,也只會去熟悉的地方。

“ 

現在這個社會,太現實、太浮躁了。

人與人之間的爾虞我詐,我還是比較害怕的。

人對環境的破壞,做事的態度,我也很難接受。”

拍戲的時候,一個場景裡很多樹擋住了那個鏡頭,導演要砍樹,“

…… 我的心就很疼,為什麼不能遷就一下,將機器挪過去一點呢? ”

他在自己的博客裡自嘲:“

 一個人的心裡山山水水越多,越容易對一草一木動情,

也越無情——奇崛的個性總會有自己參不透的時候。”

他開始收藏明清家具,喜歡重金屬質感的酷炫機車,

享受騎著哈雷的速度感,好像在跟狂風擁抱。

03

“一見鍾情”現實版

無論在電影裡怎樣放浪形骸,

下了戲總是立馬變回溫潤謙和、彬彬有禮的樣子,

直到他遇到“一見鍾情”的妻子螞蟻。

那一年他在雲南拍戲,

一位英姿颯爽的軍裝女孩從他身邊走過,

像一束光照亮了他的世界。

他轉頭對身邊的同事說,我要結婚了。

他跑到女孩面前,表明自己沒有惡意後,

說了三句話:“ 

我是香港演員徐錦江,我喜歡你,我想跟你結婚。 ”

一臉懵的女孩兒撂下一句“神經病”!揚長而去。

半年後兩人竟在北京宿命般偶遇了,他相信這是天意。

他對女孩說:

“給我一個禮拜的時間,在我第一次見你的地方,

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你在那裡等我,我來跟你結婚。”

那位女孩就是螞蟻。

小說都不敢這麼寫,但後來他們的確就這樣領證了,至今兩人還像初戀一般甜蜜。

而在他人生最晦暗的低潮,是螞蟻給了他無微不至的關懷和支持。

曾經因為投資股票虧損,他的房子車子都搭了進去,

還不敢告訴媽媽,沒錢吃飯,

便宜的大排檔也不敢多去,怕被人認出來。

為了掙錢,他最拼的時候一年拍13部戲,

累到在飯店崩潰痛哭,看到劇組的車遠遠開來都害怕。

他和導演請辭,換了手機號,

二十個月不拍戲,最終患上了抑鬱症。

在台灣一個燥熱難耐的夜晚,

他倚在窗邊,對太太螞蟻說:“哥哥走的時候很美。”

一次地震,他拉住正要慌張逃命的螞蟻,

打算就這樣躺在一起,平靜地接受死亡。

失去生命的希望是最可怕的。

螞蟻慌了,扔下手頭的所有事務,陪丈夫回到香港。

朋友們每天輪流來陪伴他,拉著他去坐熙熙攘攘的公車,

三五成群地約到朋友的工作室裡畫畫,喝茶,和朋友們唱歌,談天。

有一天,恩師關山月的女兒關怡找到他,

意味深長地對他說:“ 錦江,重新拿起畫筆吧。 ”

幾經輾轉,他又想起了心底那個積灰的藝術夢想。

他把自己關進畫室,沉下心來做雕塑,出影集,

用畫筆和泥土把自己打碎,再一點一滴重新塑造。

剛勁有力的雕塑,揮灑飄逸的水墨,

在心沉如水的畫室裡,他一筆一刀尋回了自己。

早的時候他畫《何處是我家》,

一隻小鴨子迷失在冰天雪地萬物枯萎的季節,像迷茫不知前路的自己;

後來他畫《獨愛清秋》,偌大的綠葉之下尋得一方清靜,

他明白做明星不必到處都很熱鬧,在自己的世界裡才會找到自己。

他帶著作品參加各種展覽,有人出“兩萬八一平尺”的價格收購他的畫作,

還有人出150萬台幣收藏《虯松勁羅衫濕》,可他都捨不得賣。

聽說他重新開始畫畫,很多拍賣行找過來,

重金徵集他的作品上拍,但他都拒絕了:

“ 這是我自己跟自己玩,也無意拿它們換錢。我喜歡它們,是它們幫了我。 ”

04

他的主業是國畫

副業是演員

2015年11月,他在北京環鐵藝術區定下了一間畫室。

這裡清淨又空曠,冬天有舒服的暖氣,最讓他開心的是,

有了新的鄰居,那些和他一樣樸素可愛的藝術家朋友。

過去都是他人搭建平台,他才有機會在戲裡盡情地舒展,

如今在“戲外”的日子,他也想為大家做些事情,斟酌之下,他決定做一個展覽。

“徐徐丹青似錦江”,展覽以他的名字命名,

像娓娓道來且慢慢匯聚的江河,最後形成一種莫大的力量。

畫展開幕當天,圈內圈外曾合作過的400多位明星、藝術家親臨現場,

張紀中、唐傑忠、侯耀華、張豐毅、黃秋生……幾乎驚動了半個娛樂圈。

除了自己的作品,他還展出了許多不知名年輕人的作品,

還有一些自己和朋友閒暇時合作的畫。

“我希望藉助自己的影響力,

去為這些有著執著夢想的年輕藝術家搭設一個平台,

讓他們的作品能夠走進更多人的心裡。”

他永遠不會忘記,在人生中最孤獨、焦慮的時候,

是繪畫帶他走出了困境,他心懷感恩。

很早之前他給自己定下一個計劃,十年要完成一件事情,

十年畫畫,十年拍電影,十年拍電視劇,

而最新的目標是——做一家自己的美術館。

年少時心中埋下的種子,卻在天命之年發了芽。

身邊的朋友打趣他近幾年生活品質急轉直下,每天準時出現在工地,身上滿是塵土。

“說不辛苦那是假的,但汗水中卻是自由自在的清淨。 ”

去年冬天,南方破天荒下了一場大雪,

紛紛揚揚灑在他新落成的藝術中心,讓一切都潔白單純起來。

“我想我是個徹底的凡夫俗子,在天地間,

我的內心向往時而真實的屹立,簡單而快慰!”

赤子之心,保持到中年尤其不易。

如今閒來無事的他靜下來會畫一幅畫,題一幅字,

在陽光溫柔的午後陪愛人喝一杯咖啡,

到了開學的日子為兒子收拾好行李,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機場的人群中。

只要有人生的過程,就存在著無限可能。

05

做一個有夢想的人

從國畫師到演員,再到如今的藝術收藏家,

親歷過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他塑造的經典形象至今還在口耳相傳。

在很多人眼中,他差不多已經是一個夢想成真的人,可他並不滿足。

“很少有人會問到我的夢……

電影的夢,繪畫的夢,藝術的夢,

因為有很多夢在我心底裡未曾實現,所以又會覺得自己是一個幸福之人。”

比起茫然停步的人生,有夢可做的人應該會更幸福吧。

有的路,是腳去走,有的路,用心去走。

走遍世界,也不過是為了找到一條走回內心的路。

走好已選擇的路,別選擇好走的路,才能擁有真正的自己。

來源:so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