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一樹花開,艷過方知歲月溫暖,香盡便覺天地悠長。

沃野蒼穹,日月難圓牽手之夢;人間陌上,山水常念相擁之緣。

總覺得,在物象星宇的空間,能夠裝扮世界的,並不僅僅是山水的斑斕,

而一定還有善良在生命裡際放的顏色。

芳華雖迷,卻有花期,而愛和善良,總如那池蓮之靜幽蘭之雅,似潺潺流水,

在時間的長河裡,不涸不古,常韻甘醇。

其實,生命本該就是這樣的。

美!是歲月有意對人生的恩賜,是生命飛翔靈魂之外的顯赫。

人生當情,情之為緣。

而唯願能在所有的年華,去做個有愛有善良的人,

這便是美在生命中昇華的意義。

芳華易逝,唯愛和善良才是永恆。

朝風夜雨,晨鐘暮鼓。時光打磨的光陰,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 朝如青絲暮成雪。

其實,眨眼的是人生的距離,

唯有愛和善良,才是生命裡程上最閃耀的光華。

念天地之悠,愴然而嘆!

春去秋來,織碾世事滄桑;

煙霞嬌柳,笑伴雲雨情長。

時間的年輪在歲月中留存著不朽傳奇,多少千古風韻都任時光匆匆折疊。

一天總是太快,才覺晨陽初照,卻已桑榆暮影;

一年總是太快,左手才執春暖花開,右手卻視寒風獵獵;

一輩子總是太快,才覺人生初見如美玉,卻已浮生向晚情悲涼。

天街雲水從如流,日月孤旅載春秋。

笑問人生誰長久?浪花昨日不回頭。

一個人縱然有蕩氣迴腸的故事,讓世界汗顏;

即使有滾燙的激情,燃燒美好年華;

即使有驚闕的芳華,在生命中光芒四射。

然而,昏黃天地,水月勾畫。

這古往今來,又有多少艷眷奢靡,能在似水的流年裡常駐常新;

有多少風流韻事,能佔盡世間繁華,滌盡千年浮雲;

有多少佳人名秀,能把歲月折扣,揮盡萬載嫵媚,望斷紅塵風猶。

“望桑臺閣化煙塵,荒蕪叢生王候門,殘鬢衰顏淚花痕,誰記當年胭脂粉”。

古有“落雁”之稱的四大美女之一王昭君,粉黛柔媚驚鴻,脂玉香馨艷絕。

但讓人們記住她的並不是那顧盼生姿的照影,也不是她巧笑倩兮的眼神。

而是她面對國家的需要,挺身出塞,博得漢匈兩族人民團結和睦的精神,

和她對自己家園無私無畏熱愛的追求。

越國美女“ 西施 ”,美貌千古華流,不折春秋。

巧手柔脂,輕點翼紗,河邊小魚也要當羞沈水。

可讓後人提及讚嘆不已的,並不是她蓋世的容顏,

而是在國難當頭,她忍辱負重,以身許國,

為越王勾踐東山再起,付出自己應有智慧和力量的愛國情操!

逝者如斯,不捨晝夜。

沒有多少美麗會在時光裡僥倖。

芳華易逝,唯有心中的愛和善良,才能在歲月裡永恆。

美人遲暮,只因心裡駐著善良;

美麗不枯,只因有愛閃著光芒。

山水有魂,日月無期。

知道人生所有的美麗,都是人在生命裡播種下的善良。

而每一種善良,都是美麗在生命中盛開的花語。

千山萬水,情依依;寸心尺影,意悠悠。

生活裡總有太多的芳華都曾經嬌豔,但沒有誰的花期都能經久盛開。

月白風清,任紅塵滄浪;雲長夢短,隨世事浮沉。

芳華易改心無改,唯念善良湧情懷。

來源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