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狐疑是個壞毛病,自個苦惱活該。

為官狐疑很麻煩,小則誤身,大則誤國。

戰國晚期,張儀赴楚相家陪酒,

遭疑偷了楚相一塊玉璧,被拘起來掠笞數百,他抵死不認。

後來張儀當上秦相,寫信警告楚國宰相:

“當初我陪著你喝酒,並沒偷你的玉璧,你卻鞭打我。

你要好好守護住你的國家,我反而要偷你的城池了!”

國事、家事、私人恩怨,雜七雜八難以分得清楚,

無非都是因果報應,前有楚相有罪推斷亂施家法,

後有張儀公報私仇,楚國由此被強秦戲弄,丟城失地。

張儀之後,范雎重演了一遍因狐疑而亂施家法的恩仇故事,

不一樣的是范雎恩怨分明,報仇也極講分寸。

范雎是魏國人,遊說之士,

周遊列國無人賞識,便回到魏國,

寄身中大夫須賈門下尋求進身機會。

須賈奉命出使齊國,范雎隨行,幾個月下來,使命並未完成。

齊襄王知道范雎有辯才,送給他十斤黃金及牛肉美酒。

須賈知道後,惱怒嫉妒,疑心叢生,

回國將小報告打給魏相魏齊,說范雎出賣情報換取黃金。

當時,魏齊正在聚眾宴飲,一聽出了間諜,

便不分青紅皂白,下令刑訊逼供,

用板子荊條打得范雎肋折齒斷,根本不給申辯機會。

范雎一看,小命要嗚呼哀哉了,便裝死求脫身。

魏齊命人用席子把范雎卷上扔到廁所,又讓賓客輪番往范雎身上撒尿。

身為相國,魏齊鼓動眾人辱“屍”,品德該打負分。

這番流氓酷吏舉止,便埋下了他日後走投無路自取滅亡的禍根。

范雎忍著羞辱,繼續裝死,直到無人之際,

方才開口對看守說:

“你放走我,我日後必定重重地謝你。”

看守倒是頗存憐憫之心,請示魏齊把“死屍”扔掉算了。

魏齊因折磨人而快樂得忘乎所以,

喝至酩酊大醉,批准看守的提議,范雎得以逃脫。

范雎歷盡驚險逃至秦國,說動秦昭王——

《羋月傳》裡的公子稷,當上秦相。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范雎告訴前主人、

魏國使臣須賈:

“給我告訴魏王,趕快把魏齊的腦袋拿來!

不然的話,我就要屠平大樑。”

有強秦做後盾,魏國惹不起,又頂不住,魏齊只得亡命趙國,

卻經不住秦昭王也出頭為范雎報仇,被迫刎頸自殺。

掌握生殺予奪之權,任性地施以嚴刑峻法,

種下的都是惡因,可見,疑罪從無是救人的法理。

來源:wei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