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的家庭,培養出了不可思議的後代。

這個家族讓我們感受到的真正的貴族家庭傳統。

這種傳統並不是源於“家庭物質的貴族”,

而是源於家庭精神、信仰、教養的貴族。

這個家族也讓我們知道了一個道理:

家風,是一個家庭最好的不動產,也是一個孩子的起跑線。

他是“貧下中農” ,寒門弟子。

他白手起家,20年後改寫了美國歷史。

他一生歷經浮沉,書寫了“華人船王”“航運鉅子”的人生傳奇。

他的家庭被稱為“美國華人第一家庭”,讓兩任美國總統稱羨。

他有6個女兒,4個畢業於哈佛

他,就是趙錫成。

在美國,他的6個女兒被稱為“趙氏六金花”。

如果說,20世紀最顯赫的姐妹組合是“宋氏三姐妹”,

那能與之相抗衡的,

就是21世紀最成功的家族女性典範——“趙氏六金花”了。

▲ 趙氏夫婦和六個女兒合照

先來看看她們的簡歷:

長女趙小蘭哈佛大學前美國勞工部部長,

現為美國交通部部長,白宮“三朝元老”,

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進入內閣的華裔女性

次女趙小琴威廉和瑪麗學院公司主管

三女趙小美哈佛大學前紐約州消費者保護廳廳長

四女趙小甫哥倫比亞大學前通用電氣高級副總裁,現為律師

五女趙小亭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麼女趙安吉哈佛大學福茂集團副董事長,趙錫成接班人

趙錫成的女兒,個個大放異彩,術業專攻,不讓鬚眉。

老布什總統對妻子芭芭拉說:“應該學學趙家,如何教育孩子。”

 芭芭拉,可是美國人民公認的賢妻良母。

趙小蘭接受采訪時說:

“ 如果要我發表成功感言,我只會說是因為我背後一直有個堅強的男人,他就是我的父親趙錫成。

 ”

趙錫成所打造的家風,所堅持的家規,所信守的教育理念,

完美教育出了六位優秀的女兒,也成就了她們幸福的婚姻和家庭。

好家風,是父母給孩子最好的資產,也是給予女兒最好的嫁妝。

1

夫妻相愛是給予女兒最寶貴的家風

1946年,趙錫成18歲,那時的他向往海闊天空,

以優異的成績考取國立交通大學航海科(現上海交通大學船舶海洋與建築工程學院)。

因為生得俊俏,風華正茂,很受女學生歡迎,但他一直不為所動。

直到1948年冬,他遇見了一位女生,

秀麗端莊,嫻靜大方,蕙質蘭心....

在趙錫成眼裡,所有美好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她——朱木蘭。

他們一見鍾情。

但沒想到戰火紛飛,時局變遷,趙錫成被留在了台灣,

兩人斷了聯繫,一對戀人就這樣天各一方。

他在台灣託人打聽朱木蘭的消息,堅持不懈地尋找心上人的下落。

一年後,在報紙刊登的畢業考試合格的名單中,

他發現了她的名字,原來,她也隨家人來到了台灣!

他的執念終於有了結果,他們的重逢如劫後重生,欣喜若狂。

1951年,他們結婚了。

▲ 趙錫成和朱木蘭女士的結婚照

▲ 趙氏夫婦和幼時趙小蘭

他對朱木蘭說:

“我對於你沒有旁的,只有一顆心,我會終生永遠愛你。”

這一說,就是一輩子。

趙錫成和朱木蘭互相尊重,同甘共苦。

一個主外,打拼事業,一個主內,照顧家庭。

趙錫成在自傳中說:

“木蘭為我做了很大的犧牲,我對她的愛也是無微不至的。

只要她高興,只要她喜歡,我總是依著她。”

女兒看到父親對母親敬重,寵愛有加,

做女兒的便看到了自己的女性價值;

女兒看到父母如此相愛,

做女兒的便從此相信了愛情,相信這世界總歸是有愛的。

節目曾採訪過趙小蘭和趙錫成。

撒貝寧問:“您是怎麼把六個女兒都培養的如此出色的?”

趙老先生飽含深情地說:“這說明我一生愛我太太,真是愛對了。”

2

嚴而不苛,愛而不溺

是給予女兒最受用的家風

趙錫成由於深受傳統文化的影響,

使得趙家的家教甚嚴,規矩也多。比如:

父母還沒動筷前,小孩不准吃飯;

晚上十一點必須回家;

父母說話時,靜下來傾聽;

自己做家務,不要讓別人伺候;

女孩子在外面的花費,要拿收據回家報賬;

宴請客人時,6個女兒都要出來接待,為大家上菜,斟酒;

做任何事情都要認真,認真,認真......

趙家幾十年如一日,保持這樣的家規和家教

使得女兒們個個成績優異,獨立自律,不驕不躁。

小女兒趙安吉僅用三年時間以特優成績畢業於哈佛大學,

與父母以及同是哈佛校友的三位姐姐趙小蘭(右二),

趙小美(右一),趙小婷(左二)參加畢業典禮合影

有幾個讓人無法忽視的小細節。

趙小蘭讀小學時,所住的小區停電,

她的母親為她點上蠟燭,如往常一樣,陪著小蘭一起完成當天的作業才休息

第二天,全班只有她一人完成了作業。

他們家門前有一條長達一百二十英尺車道的柏油路面,

竟然是趙小蘭帶著妹妹們在父親的指揮之下自己鋪成的。

趙錫成的女兒剛到美國時,一句英語都不會說,

坐在陌生教室裡,完全聽不懂老師在講些什麼,

只好把老師的黑板上寫的統統抄在筆記本上。

那時的趙錫成一天打三份工,用他的話講,

“當時除了黃包車沒拉過,其他都做過,因為美國沒有黃包車。”

每天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時,堅持為女兒講解筆記,

翻譯當天的課程,給女兒們加油打氣。

趙小蘭小時候想要一個芭比娃娃,當時的家裡沒多少錢,無法負擔。

一段時間後,她收到了一個禮物:芭比娃娃。

是趙錫成攢夠了錢為她買的,

朱木蘭還親自動手為它縫製了衣服,和女兒一起為芭比蓋房子。

這些細節中透著關愛,關愛中不乏嚴苛,嚴苛中窺見認真。

嚴而不苛,愛而不溺就是給予女兒最受用的家風。

3

不給女兒設限,是最高級的家風

大女兒出生時,朱木蘭讓趙錫成取名字。

趙錫成說:

“就叫趙小蘭吧!希望她長大後,

有花木蘭的忠勇以及代父從軍的孝行,

同時也要學習母親的賢淑、包容和善良的美德。”

6個女兒長大後,都像花木蘭一樣無所畏懼的去闖

趙小蘭和趙安吉在採訪中,回憶起父母對自己的教育和影響時說道:

“父母不贊成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古訓。

他們鼓勵我們,要與人爭,更要與自己爭,爭平等,爭獨立,不放棄,不退讓。

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一定能做到,而且要做得更好。

這個世界基本上是公平的,我們的表現完全在於我們自己,也只有我們自己才能將自己擊敗。

▲ 趙錫成夫婦和女兒

趙安吉(左一),趙小蘭(右一)合照

趙小蘭小時候,趙錫成對她說:

“你總統是做不到的,因為你不是美國生的,

可是你有希望當個部長,每個人都可以做得更好,一步一步來,就可以達到最高那層。”

說罷,周圍人都大笑不止,以為是開玩笑。

可趙錫成當真了,很明顯,趙小蘭也當真了。

1977年,趙小蘭通過層層考試,被哈佛大學商學院錄取,兩年後獲得碩士學位。

隨後進入美國花旗銀行,擔任高級會計師一職。

1983年,鼓起勇氣,參加了“白宮學者”的甄選。

最終從5.5萬報考者中脫穎而出,成為首位亞裔“白宮學者”,從政之路,至此開始。

2017年的1月29日,趙小蘭撥通了父親的電話:

“爸爸,謝謝你,I got it.”

“你不是got it,you have it.”

就在這一天,伴隨著父女兩人的霸氣的回答,

趙小蘭當上了美國第十八任交通部長。

▲ 趙小蘭宣誓就職照片

趙錫成說:“不要給女兒設限,她可以做得更好,通過教育,她可以實現任何事情。”

正因為有這樣的境界和格局,

才創造出了好的家風,才有了一個家族的精神傳承。

作家馬伯庸曾寫過這樣一段話:

“一個強大家族的傳承,就像是一件上好的古董。

古董有形,傳承無質,它看不見,摸不到,

滲到家族每一個後代的骨血中,成為家族成員之間的精神紐帶,

甚至成為他們的性格乃至命運的一部分。”

有家的地方就有家風,它是一個傳承,深深影響著你的子孫後代。

父母相愛,言傳身教,愛而不嬌不設限,就是給予女兒最好的家風。

而家風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嫁妝。

共勉。

so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