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發現了一條好消息:

“ 青藏高原生態環境好轉

藏羚羊數量升至20萬 ”

這真是太不容易了!

要知道在上世紀90年代

藏羚羊由於盜獵猖獗

簡直是在滅絕的道路上狂奔

直到一個外國男人的出現

拯救了藏羚羊

他就是美國動物學家、

博物學家、自然保護主義者和作家

被美國《時代周刊》評為

全世界3位最傑出的

野生動物研究學者之一

喬治•夏勒

但他卻說:我已經把自己種在了中國

01

一條沙圖什=5只藏羚羊

電影《可可西裡》中

記者尕玉和巡山隊員

為了保護可可西裡的藏羚羊

與藏羚羊偷獵者頑強抗爭

巡山隊長甚至倒在了盜獵者的槍下

這並不是為了藝術而誇大事實

僅僅在90年代

西藏地區被獵殺的野生藏羚羊

就超過30萬隻

中國傳統文化中

藏羚羊並不能入藥

很多人難以理解它們

為什麼會遭到如此殘忍的大規模追捕

直到夏勒博士的到來

才揭開了殘忍的真相

80年代,夏勒博士來到西藏

他一下就被青藏高原上

不加人工修飾的自然風光所震撼

在這裡,夏勒博士拍到了

有史以來第一張雪豹的照片

讓大眾第一次有機會目睹

這種行走在高山雪原的王者真容

但隨著在青藏高原研究的深入

夏勒博士發現在歐美和印度極受追捧的

沙圖什披肩(shahtoosh)

很可能與藏羚羊被大量偷獵有關

Shahtoosh在波斯語中意為“羊絨之王”

它擁有最上等的自然毛質

原材料取自藏羚羊的羊絨

直徑約為11.5微米

只有人發的五分之一

早在唐朝玄奘的遊記中就記載過

克什米爾出產一種輕如鴻羽的柔軟披肩

僅百克左右,可以穿過戒指

它的保暖效果非常好

號稱用它包著鴿子蛋就能孵出小鴿子

▲沙圖什又叫“指環披肩”將它穿過戒指是

販賣者證實沙圖什真偽的一個傳統

在17世紀,它傳到了歐洲

極受各種達官貴人的喜愛

據傳拿破崙曾為情婦約瑟芬

前後買了40條沙圖什

商人們長期以來都聲稱這不過是

採用藏羚羊換季時自然掉落的絨毛

並不會對羊群有什麼危害

但夏勒博士在實地考察後發現

這完全是商人們為了銷路而編造的謊言

青藏高原地域廣闊

偶爾掉落在灌木間的藏羚羊絨毛

根本無法大量採集

唯一的辦法就是在藏羚羊繁殖期

母羊們成群結隊時進行大量捕殺

他們圍攻追趕羊群的同時

用槍直接對它們掃射

羊群被集體擊斃後,就地剝取羊皮

許多小羊還沒來得及看這世界一眼

就這樣悲慘地胎死腹中

可想而知這種殺戮對種群危害有多大

一張羊皮只能賣200元左右

但盜獵分子依然願意為此鋌而走險

20世紀初探險家斯文·赫定

進入羌塘北部時寫道:

“黃褐色平原上大風呼嘯

高山上覆蓋著白雪

一次能看到15000到20000頭藏羚羊”

但由於滅絕式的瘋狂偷獵

藏羚羊的數量從20世紀初的一百萬隻

驟減到90年代時的65000-72000只之間

一條沙圖什女式披肩需要

犧牲3隻藏羚羊的生命

一條男式披肩

需要5隻藏羚羊來換取

一條披肩能賣到幾千甚至一萬多美金

正是出於巨額利潤的誘惑

這條黑色產業鏈一直在瘋狂增長

夏勒博士在80-90年代的研究中

首次將藏羚羊種群數量的急速下降

與沙圖什交易聯繫了起來

並將它的血腥故事公之於眾

成功喚起了歐美主流市場

對沙圖什的集體抵制

以及國內各項保護法律法規的完善:

1993年,羌塘國家級

自然保護區正式成立

1998年12月,中國國家林業局發布了

《中國藏羚羊保護白皮書》

只要在簽署了瀕危野生動植物種

國際貿易公約的國家

出售和擁有沙圖什都是違法的

2018年,由於各方的極力保護

野生藏羚羊數量回升到20萬隻

但根據市場出貨量來推算

目前每年仍然有兩萬隻以上的

藏羚羊慘遭獵殺

反偷獵之路遠遠沒有結束

但至少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

知道應當抵製沙圖什,保護藏羚羊

可以說要不是夏勒博士

將沙圖什和盜獵藏羚羊聯繫到一起

也許我們現在已經看不到藏羚羊了

但這個老外,是怎麼在

對外還相對封閉的80年代

深入青藏高原進入研究的呢?

02

“我把自己種在中國了”

在上世紀70年代末

中國的野生動物保護剛剛重新起步

1979年,世界自然基金會(WWF)

受中國政府邀請

到四川開展大熊貓的保護工作

第二年,WWF就找到了在

國外已經非常出名的夏勒博士

問他是否願意參與大熊貓野外研究項目

當時夏勒博士遠在南美洲的巴西

正在研究美洲虎

但是是熊貓誒!

還有什麼比胖達

更令人難以抗拒的動物!

恰好在巴西的工作已經後繼有人

夏勒博士便興奮地收拾行囊前往中國

當時山林裡的工作生活條件非常差

營地不過是幾個臨時搭建的帳篷

帳篷裡陰冷潮濕

但夏勒博士根本顧不上那些

▲ 著名臥龍營地“五一棚”

和我國最頂尖的大熊貓專家

胡錦矗教授和潘文石教授集合後

他們帶領團隊立刻在

臥龍和唐家河保護區開始研究工作

但研究熊貓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夏勒博士最開始在臥龍的前幾個月

根本看不到熊貓的影子

只能天天背著包去撿熊貓糞

▲ 夏勒博士和胡錦矗博士一起

稱量熊貓糞便。圖片來源:WWF

不懈堅持了五個月後

項目組才捕獲第一頭熊貓

並給它帶上無線電項圈

跟蹤監控它的活動

再往後,他們才慢慢開始

了解熊貓的習性:

正常活動範圍,每天吃多少竹子

他們如何生育及幼崽的成活率等等

也正是從那時起,中國人才漸漸

了解到大熊貓種群受到的威脅

究竟有多麼嚴重——

野生熊貓只有不到1300隻了

因為他,中國的自然保護

終於打開了門、透進了光

那時候跟著夏勒博士一起研究的後輩

受到夏勒博士的培養和影響

不少人已經成為動物保護界的大牛

有了全球視野,發展飛快

當時積澱下來的研究方法

甚至到了三十多年後第四次

全國大熊貓調查中依然用的上

▲ 闖進夏勒博士帳篷的大熊貓“珍珍”

自1980年第一次到訪中國以來

夏勒幾乎每年都會回到中國,回訪、調查

算下來夏勒博士待在中國的時間

比在美國密蘇裡老家還要長

他和妻子凱伊在

唐家河保護區曾經住過的房子

已被洪災沖毀

但是他們1984年種下的

小小聖誕樹——松柏

卻在洪災和地震中倖存了下來

9米高,粗壯結實

第二年離開白熊坪時他說

我已經把自己種在中國了

03

如果你以為夏勒博士獨寵

熊貓和藏羚羊那就錯了

作為頂級博物學家

夏勒男神可真是做到了“雨露均霑”

足跡遍布世界各地

拯救了許多瀕危物種

夏勒於1933年出生德國柏林

在中學時期

他有一個好朋友恰巧是護林員的兒子

兩個少年在課餘時間便常常

去森林裡尋找鳥窩,收集鳥蛋

還在小河裡抓鱒魚烤著吃...

這是小夏勒第一次

“對大自然有了認識”

高中時夏勒跟隨家人搬去了美國

高三時,一個契機下

他去到了阿拉斯加旅行

那裡完全是一片純天然的美麗荒野

▲ 50年代未經開發的阿拉斯加

被眼前美景折服的夏勒

回校後果斷申請了阿拉斯加大學

帶著一腔熱血開始

在博物學的海洋裡遨遊

大學畢業後不久

夏勒去了中非,開始研究大猩猩

當時世界上對山地大猩猩的

科學研究幾乎為 0

大部分人都誤認為大猩猩很野蠻

是非常危險的動物

但是夏勒博士卻認為

僅僅由於某種動物危險

就放棄研究,是不對的

他每天開始每天在一個固定的樹杈上

安靜地觀察大猩猩群體

20多天後,一頭雌性大猩猩

也爬上了那棵樹

她只是挨著夏勒博士坐著

他們相互對望

夏勒博士回憶道:

她的眼裡完全沒有敵意

“ 那真是一個可愛的瞬間 ”

他回國後出版了

《山地大猩猩:生態學與行為》

第一次向人們揭示了大猩猩的神秘生活

雖然有著壯碩的體格,長長的毛髮

但山地大猩猩是食草動物

大部分時間都在閒逛、睡覺、嚼枝葉

也正是他的研究

把這個與人類親緣最近的物種

從滅絕的邊緣挽救了回來

▲ 1960年,在剛果研究大猩猩的夏勒

▲ 在剛果的日常:兩隻大烏鴉常常來看望夏勒夫婦

半個多世紀以來

夏勒博士的保護研究對象

從中非叢林的大猩猩到

蓋倫蒂亞草原的獅子

從巴西的美洲虎到四川的熊貓

還有青藏高原上的雪豹和藏羚羊...

夏爺爺的一生都在為它們奔走

傾注了完全跨越了國家和種族的愛

“我覺得我生來就該如此

這是寫在基因裡的使命”

▲ 1978年,來中國前夕還在南美洲的

熱帶雨林中研究水豚的夏勒

為了保護世界各地彌足珍貴的純淨荒野

夏勒博士前後幫助創建了

20多座自然保護區

如今已經85歲高齡的夏爺爺

提起他的名字

在全球動物保護圈

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但他每年依然有大量時間

在野外實地考察

和年輕人一起翻山越嶺還能健步如飛

▲ 夏勒博士近年和小雪豹的合照

最後藉夏勒博士的一段話來結束本文:

“重大的科學發現和偉大的科學成就

只眷顧那些兼具

誠實、勇敢和才賦的科學家

他們胸懷廣博只因為熱愛生命

願意為它們的繼續生存

承擔職責、傾盡心血 ”

希望這樣的科學家越來越多

而我們作為普通人

尊重和支持他們的最好方式

大概就是拒絕各類野生動物產品

從小事做起,一起守護這顆

茫茫宇宙中最美麗的星球

so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