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極具情趣的靈魂

在景德鎮上偶然相遇

他們在鄉下定下婚房

綠水青山是最好的見證人

你燒窯,我做飯

最好的愛情就是

山川河流多遠

我都與你攜手而行

陳知音和劉其弈初遇的時候

內心像是被微風蕩起一池春水

可能對生活追求相似的人

注定會被彼此吸引

一個設計出身

一個是雕塑專業

兩個興趣相投的文藝青年

在景德鎮一個小市集初識過後

便開始了一段天雷勾地火的愛情

但他們的生活在熱騰喧鬧過後

最終歸於平靜

2009年

劉其弈開了陶藝工作室

開始了柴燒這門傳統藝術的創作

遇到陳知音以後

兩個對生活充滿熱情的人

一起製作了很多溫暖的器物

2014年

劉其弈和陳知音結婚了

同年6月

他們改造麵包車去旅行

去年

他們有了自己的寶寶小茶葉

愛情、事業、家庭

都完美融入他們的生活

01

撿破爛爆改婚房

西塞羅曾說:

婚姻是社會中第一束縛

但劉其弈和陳知音的婚姻

反而給了兩個人最大的自由

他們在景德鎮鄉下花4萬8千元

買了一個200多平的舊民居做婚房

絲毫沒有留戀大城市的繁華

小橋流水

滿目綠意盎然

確認過眼神

這就是他們注定的家

買完這套房子

當然不能立刻入住

為了讓日常過得更加舒適怡然

夫妻倆開始對房子進行大改造

景德鎮湘湖村山腳下

這座舊居

在夫妻倆用心打造中

漸漸得到新生

沒有艷麗的色彩

更無須奢華

自己親手

修繕屋頂、完善水電

在廚房搭建土灶

撿破爛做家具

兩年時間的改造他們得到的

不僅是溫暖的家

更是內心的安定

靈魂的自由

廚房的案板

是村裡人拆房子

撿回來剩下的木頭打造而成

用自己做的爐子

放點乾柴燉上一鍋湯

滿屋都是泥土柴火混合的飯味兒

家中的桌子、櫃子都是

其弈和知音逛早市淘來的

劉其弈動手能力非常強

家中每個房間的壁爐

都是他親手打造

就連浴缸都是自己親手來做的

夫妻倆平日愛好喝茶

於是窗台一角被改造成茶室

家中幾乎所有的花瓶、餐具等

都是其弈和知音兩個人自己燒製的

室內每個空間都有其特點

室外的院子裡的景色

更是讓人心曠神怡

自己砍竹子做晾衣架

五顏六色的衣服

充分吸收著陽光的味道

竟然也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

擼貓是一件不分地域的事

沒人能抗拒自己主動上門的喵星人

02

生存之道

製作溫暖的器物是他們喜愛的事情

喜歡的事情變成了自己的事業

這無疑是非常炫酷的一件事

劉其弈和陳知音就做到了

既然已經在村子裡安家落戶

那其弈和知音的工作室

自然也搬到這裡

於是搭建一座柴窯的計劃開始了

一塊磚一塊磚的搭建

好像在打造一座堡壘

最終他們的柴窯完美落地

劉其弈是自學的柴燒這門

已經少有人在做的傳統手藝

最初燒製的時候

第一窯的器物報廢一半以上

後來他瘋狂的查閱資料然後落地實踐

終於在這條路上燃起屬於自己的火花

柴燒對時間、泥土、空氣等因素

要求都非常嚴格

取土、揉泥、製器

裝窯、劈柴、生火...

每燒一窯兩人都要輪流熬夜

最終才有了這些充滿誠意的作品

家中的花瓶、碗碟、杯子等

都在他們的生活中發光發亮

除了自己使用

夫妻倆還開了網上小店

來售賣這些器物

有溫度的作品自然非常受歡迎

於是他們真正把愛好變成“麵包”

03

現實版《向往的生活》

家庭和事業都有所保障

一切的主線最終回歸於生活

其弈和知音在屋前租了一畝水田

日常食材都是自給自足

這是他們收穫的稻米

捧在手心非常有成就感

吃起來可口又健康

除了主食他們還在門前種了蔬菜

這是完全不打農藥的綠色食品

小茶葉喜歡吃麵食

爸爸經常會給他做

蔬菜饅頭和烤麵餅

他們的家中

豐盛的大餐從不缺席

雖然生活在村子裡

甜點和鮮花一樣都不會少

當你真正敬畏生活

那麼生活的儀式感將無處不在

美味的早餐和下午茶

用野生紅茶煮的奶茶

在寒涼的天氣喝到心裡暖暖的

春分的時候吃一碗白粥

平日三五好友相聚

平靜的日子也泛起波瀾

他們在院子裡養雞

後山挖竹筍

進山釣魚然後慢烤食用

這簡直就是現實版《向往的生活》

04

改造麵包車旅行

最能考驗愛情的兩件事

那就是裝修和旅行

家給了他們安定

旅行給了他們自由

所以劉其弈和陳知音的婚姻

幾乎感受不到束縛

婚前相戀的第三個年頭

劉其弈和陳知音因事業上的瓶頸

毅然關閉工作室去旅行

他們一路上除了留戀美景

更是為了尋找即將失傳的手藝

用來啟發他們的靈感

兩個人像開掛一般

改造了一輛麵包車就上路了

沿著長江以南他們腳步踏足了

安徽、浙江、福建、廣東、貴州...

長達幾萬公裡的旅行

兩個人竟然沒有任何爭吵

和買房裝修一樣

這次的旅行他們的預算依然壓的很低

在車上睡覺、河邊洗澡、廁所裡簡單洗漱

可以說是比較正宗的窮遊了

有時候他們也會玩一把野外生存

撿柴火生火煮飯從來沒有怕的

遊歷到舟山島的時候

他們在岩石間生火煮了點小螃蟹

縫隙中的那束光頑強有力

就像他們從不對生活妥協的執著

他們探訪了隱藏在

老街區的油紙傘作坊

在涇縣丁橋鎮

看上漆竹絲簾晾曬

劉其弈一邊旅行一邊創作

和民間傳統手藝師傅學習

通過借鑑這些傳統手藝

讓自己的作品更加靈氣逼人

雖然旅行是他們婚前的事情

但生活的驚喜卻從來沒有缺席

陳知音曾感慨:

平靜的日子裡也充滿驚喜

溫柔又有力

劉其弈和陳知音活得真實灑脫

他們將大部分精力放在生活中

反而有了自己的生存之道

“用心生活,不戀繁華”

其實哪有什麼命運的真諦

不過是活在當下罷了

sohu